當前位置:鉛筆小說>科幻靈異>諸天大道宗> 第424章 背后有人

第424章 背后有人

    “安奇生。!”

    伴隨著一聲充斥無盡怨毒的咆哮。

    那一條氣運神龍,不,魔龍就被硬生生的拉扯進了虛空之中。

    國運掌控億萬萬民眾,自然也被民眾所影響,安奇生搜集的萬家燈火只是引子,那‘鎖鏈’的真正力量來源,還是來自于大青疆域之中的無數升斗小民,販夫走卒。

    你看不起的,不在意的,或許有朝一日,反而成為你無法脫身的鎖鏈。

    呼呼~

    余音被風吹散,偌大皇城頓時再度陷入了一片死寂。

    長乾道人抬起了一半的膝蓋,頓時又重重的落了下去,心如死灰。

    他聽得出那道聲音是誰。

    連教主的后手都被鎮壓了,他如何能夠不絕望?

    “這,這就完事了?”

    薩五陵有些發怔。

    鬧出這般大的動靜,如此輕易的就被解決了?

    “他投身國運龍氣之中,天下人心之中,殺之不易,不過他到底未能功成,鎮壓卻是不難.......”

    安奇生彈了彈袖子,放下手來。

    信息差,無處不在。

    有些事情,知道了去做,和不知道去做,難度是截然不同的。

    天意道人的謀算不算多么精妙,但勝在隱秘,任誰也想不到他會將自己的本尊煉成丹藥喂給那老皇帝吃下去。

    若無人知曉,他未必不可能成功。

    可惜,即便自己不出手,天意成功的可能也不大,按照原本軌跡,他多半也栽在了那天機老道的手里。

    先天數算為人忌憚,不是沒有道理的。

    那老道士,頗有些詭異的味道在里面.......

    “鎮壓?連真人也殺不了他嗎?”

    燕霞客不由問道。

    他最恨之人無疑是天意道人,其次才是那老皇帝,只是因為絕無可能殺天意道人,才退而求其次罷了。

    “他汲取香火愿力,又以本尊為代價融入人心國運龍氣之中,殺他,只有讓天下人來!

    安奇生眺望虛空深處,似乎看到了那兀自掙扎的墨龍:

    “比死更可怖的,是生不如死.......”

    天意,人心,得其一已然不易,想全要,談何容易?

    一人之心已然千變萬化,億萬萬人心,是何等沉重的力量,一旦承載不起,就要被壓的粉身碎骨,灰飛煙滅。

    大青千年國運,億萬萬眾生人心之所在,縱然元神處于其中,也要沉淪。

    計劃受挫,這天意,不,天邪子的心意,已經被無盡的雜念所侵蝕,扭曲了。

    “天下人......”

    燕霞客喃喃自語,隱隱猜測到了什么。

    “走吧!

    安奇生一拂袖,壓下呼嘯的氣流煙塵,目視青都城方向:

    “看一看,有沒有人想要摘桃子......”

    .......

    一次次驚天動地的碰撞似乎過去了。

    青都城中卻仍然處于震驚慌亂之中,久久不能平靜,不少人抬頭看去,一道道余波肆虐留下的痕跡仍舊沒有散去。

    一道道攝人心魄的氣息似乎仍舊存在。

    幾乎所有人全都心有余悸,不敢停留在外,紛紛避退到家中,雖然一堵墻壁并沒有任何用處,但身處其中卻又幾分安全感。

    是以,才日上中天。

    偌大的青都城已然沒有人在外走動,寬闊的大街之上空空蕩蕩,恍若鬼城也似。

    走在空蕩蕩的長街之上,長松子恍若夢幻一般:

    “天意道人,這便栽了嗎?”

    只有他知曉,為了對付天意道人,天意教,自家老師籌謀了多久,布局了多久。

    但這一次,似乎全然沒有用上。

    雄踞大青百年的天意道人,就被那橫空出世的安奇生鎮殺當場。

    “哪有這般容易?”

    天機道人啞然一笑:

    “若這天意僅僅如此,也活不得如今,狡兔尚有三窟,遑論元神?”

    長松子微微一怔,看向長街盡頭,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微微皺眉:

    “這些人,哪來的?”

    在他的感應之中,長街盡頭有一道道若有若無的法力波動。

    “大青修道者不算多,但數百年積累,也不至于只有區區百多人,只是,大多是不愿參加這所謂的萬法大會罷了,這青都城中,倒有不少想要趁火打劫之輩.......”

    天機道人駐足片刻,突然嘆了口氣:

    “走吧!

    “走?”

    長松子有些疑惑:“老師您不是要去天意教總舵嗎?”

    “沒有機會了.......”

    天機道人垂下眼眸,一縷驚疑光芒一閃而過:

    “如此之快便解決了天邪子,這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天機道人心中不由的有些壓抑。

    為了推演那天意道人的破綻,他足足用了一甲子時間來推演布局,但那安奇生,竟似乎比他還要了解天意道人的破綻。

    前后片刻而已,竟然已經鎮壓了天邪子主宰的氣運神龍.......

    這一點,即便是他,也根本辦不到。

    莫非,此人的先天數算還遠在自己之上?

    相傳上古之時被幽冥府君所鎮殺的諸多老怪物中,不少也留有后手,在幽冥府君消失千年后的今天。

    他們難道真的要出世了?

    ......

    呼~

    人隨微風吹來,輕飄飄的落于屋檐之上,落地無聲,大日普照之下身后無影,宛若鬼魅也似。

    來人著一襲青衫,身材昂藏高大,面色溫文爾雅,踏空而行自然而然沒有一絲的煙火氣,縱然做的是**入戶的事,整個人卻似如遠游的士子踏青一般從容。

    咻~

    微不可察的一道光芒落于其肩上,化作一拇指大小的紙人。

    “天意教總舵已經人去樓空了?后院駐守之人也逃走了,只是因為有一層陣法守護,連你也不敢靠近?”

    青衫儒士摸摸下巴,眸光中閃爍著異樣的光芒:

    “看來,那里就是天意老賊的秘密之所在了.......嗯?!誰!”

    心中思量一頓,青衫儒士眸光似電,打向虛空之中。

    刺啦~

    似有實質的電光劃過虛空,蕩起漣漪處處。

    “不愧是儒道人,果然瞞不過你.......”

    一聲嬌笑聲自虛空中傳來。

    隨即虛空道道漣漪之中,三人并肩踏步走出,立于虛空之中,遙遙看向青衫儒士,亦或者說,儒道人。

    儒道人瞳孔微微一縮,看清三人面容。

    嬌笑的,是一著黃杉的女子,那女子身材嬌小,卻背著一枚比自己還要高大的多的紅色大葫蘆,右側,是一不茍言笑,沉默如鐵石一般的黑衣青年。

    背負劍匣一口,身上隱有劍意錚鳴。

    而正中,卻是一踩踏白蓮,身披白色法袍的中年人。

    那中年人豐神俊秀,器宇軒昂,長發束冠,眉心一枚血紅朱砂熠熠生輝,一雙眸子之中隱有重影,竟似生有雙瞳。

    “聽聞你得了上古儒家的一支道統,熟讀經史典籍,入道之前就有趨吉避兇之能,入道之后神識更是敏感,隱有窺探未來之能.......

    不知道是真是假?”

    著白衣,踩白蓮的中年人淡淡開口,眸光之中帶著一絲探究之意。

    儒道人,是位散修。

    散修,從不是個好的稱謂,代表的是修行界的最邊緣。

    沒有前人的指點,極容易行差踏錯,比如有些江湖武人,誤打誤撞的得到修道功法,往往會以自己的兵器作為‘受箓’,鬧出不少的消化。

    就如劍修,劍修御劍飛行,江湖話本中,往往是踩著一把劍在飛,而事實上,是劍光繚繞,即可飛行,又可護身,還能殺敵。

    你騰空踏劍而非,面對正統的劍修,只需一劍,就能將你斬殺了。

    諸如此類,散修的劣勢極大。

    因為

  鉛筆小說
  (www.146629.buzz)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天天捕鸟官方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