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言情女生>蛇蝎毒妃計中計> 第一百二十八章 割腕

第一百二十八章 割腕

    沐婉鳳在東宮里發悶,找了些書籍隨手抄錄著。假博炎在園子里逛完回來,看見她在寢殿里抄書。

    此時的吳國,天氣炎熱,沐婉鳳衣衫單薄,粉色的綢子衫緊貼著身體,將她曼妙的身材襯托得格外誘人。那冒牌貨看得心神蕩漾,從身后一把抱住了沐婉鳳。

    沐婉鳳嚇得驚叫起來:“你瘋了嗎?這是做什么?”

    假博炎一反常態,不似以前恭敬,猙獰地笑道:“太子妃,我們是夫妻啊,何必如此拒人于千里之外呢?沐妃娘娘囑咐了,讓我趕緊和你生個孩子。你這般躲著我,如果才能成事?”

    說罷,他竟抱著沐婉鳳走向床榻。

    沐婉鳳又驚又怕,看著他丑陋的面龐不禁作嘔,卻又反抗不過,她假裝不再抗拒:“你放我下來,我們好好說。若是小姑真的這么吩咐了,我照做便是!只是我身份高貴,你也不能強來不是!

    假博炎一聽她松了口,不禁喜上心頭,笑道:“你說的對,這種事兒,只有你情我愿才有的樂趣!

    說完,他把沐婉鳳放下,一只大手還不忘在她身上亂摸。

    沐婉鳳連忙后退幾步,假意笑道:“大白天的,你要羞死人嗎?”

    這一笑,笑得假博炎心神蕩漾,他搓著肥膩的雙手,賤笑著:“那就等晚上,等晚上!”

    沐婉鳳:“你剛才說,是沐妃娘娘吩咐的?她是怎么說的?”

    提起沐妃,假博炎不禁得意地說:“沐妃娘娘說你靦腆害羞,讓我主動些。實在不行,強硬一些也是可以的,誕下子嗣才是要緊!

    沐婉鳳一驚,沒想到小姑可以無恥到如此地步。但表面上,她還是保持冷靜,不動聲色地說:“你雖是小姑找來的太子替身,可我也是名正言順地和你成了親,又怎么能反抗呢?你且等晚上,我自然會依了你。這大白天的,總是不妥!

    假博炎連連點頭,喜上眉梢道:“我懂,我懂!

    沐婉鳳松下一口氣,又說:“我想一個人靜一靜,抄會兒書。你且去外面轉轉吧!”

    假博炎搖頭道:“我剛從園子里逛了回來,不想再出去了。讓我在床上躺會兒,這些天,我都沒睡過你的床!

    說罷,假博炎就要往床邊走。沐婉鳳拉住他,邊笑邊嬌嗔道:“再去逛逛嘛!”

    假博炎被她迷得神魂顛倒,回道:“好,好!不打擾你清凈了。晚上再來治你!”

    說罷,他便出了門。

    沐婉鳳眉頭緊鎖,尋思著晚上該怎么辦,心中半點兒主意也沒有。藺皇后到現在也沒個準信兒,沐妃心思歹毒,完全不顧自己的生死,晚上如何面對那個冒牌貨?她翻開了女紅所用的針線盒,找出一半鋒利的繡剪,心道:既然那個冒牌貨要逼迫我,那就別怪我心狠了。

    稍后,沐婉鳳以頭疼為由,讓侍女去醫藥局取了安神湯和止痛散來。

    很快,便入夜了。假博炎興致沖沖地來寢殿找沐婉鳳,卻見她擺了一桌子酒菜。

    假博炎心里歡喜,上前抱住了她:“想不到你竟如此體貼,我做夢也沒想到會有這樣的好福氣!

    沐婉鳳笑著輕輕推開了他:“你我不急于這一時半刻,我從前總覺得你是假的,配不上我,對你冷淡了些。如今卻也想通了。你在這個位置上,就是真的太子,誰也撼動不了!

    假博炎笑笑:“我可沒想這么多。沐妃娘娘怎么吩咐,我便怎么做就是了。如今,能和你做了真夫妻,我這一輩子,也值得了!

    沐婉鳳把假博炎拉到椅子邊,讓他坐下來,說道:“你我成親這么久,共處一室,可卻從來都沒有好好說過話。我想和你聊聊天,可好?”

    說罷,她斟滿一杯酒遞給了他。

    假博炎似乎有所神傷,接過酒杯一飲而盡:“好久,都沒人和我好好說過話了!”

    沐婉鳳又斟滿一杯遞給了他:“你可否告訴我,你是怎么被沐妃找到的?你原來又是做什么的?”

    假博炎嘆道:“我原來只不過是市井之中一個賣豬肉的,好好的做著小本生意。雖然不富裕,卻自由得很。誰知道,突然有一天,來了幾個會武藝的壯漢,就把我抓住,關了起來!

    “那些壯漢就是我小姑的人嗎?”沐婉鳳問道。

    假博炎點點頭:“是呀,再后來,更離奇的事兒,就是沐妃娘娘找來了一個老郎中。那人在我臉上捏了捏,那個疼!”

    “那老郎中為何要捏你的臉?”

    “你別著急,聽我說完啊。起初我也不知道為什么,等他捏完了,我的容貌就變了許多。再后來,我就見到了沐妃娘娘。原來,她把我抓起來,就是因為我和太子博炎長得極為相似,她啊,早就打算要找人冒充太子了!闭f完,假博炎又干了一杯酒。

    沐婉鳳連忙滿上酒,心里想著:原來就算華陽公主不殺博炎,沐妃也會下手。

    假博炎嘆道:“沐妃娘娘又給我找了一個禮教師傅,天天盯著我學禮法還有博炎的舉動、表情和說話語氣,我便天天在密室里學習成為另一個人。再見到你之前,我大概有五六年沒見過太陽了!之前在市井上賣豬肉,也比那段日子舒坦!好在,終于熬出頭了!”

    沐婉鳳笑了笑:“如今,你總算苦盡甘來了!

    假博炎笑道:“是呀,想都不敢想,我還能過上這種神仙日子!當太子,娶大楚公主。沐妃娘娘說,以后我還要當上大吳的國君!我只管逍遙自在取樂,朝政大事自有她和郎司空把持,神仙也不過如此了!

    沐婉鳳心里嘲笑他想得天真,只怕他一當國君就會被沐妃干掉。沐妃現在的目的,無非是要一個沒有把柄的傀儡皇帝。那沐婉鳳的孩子比這個假博炎可適合多了。

    假博炎和沐婉鳳一邊喝酒,一邊聊天,酒足飯飽之后便動了歪心思,笑道:“云和公主,你看我酒也喝了、菜也吃了,天也聊了,我們是不是該上床休息了?”

    沐婉鳳笑笑:“你等我一會兒啊!

    說完,她從一旁桌上的湯婆子里倒出一碗安神湯,端到了假博炎面前。

    “喝了它!便逋聒P笑意吟吟。

    假博炎有些遲疑:“這是什么?”

    “是可以讓咱們早得貴子的好藥!便逋聒P答道。

    假博炎端過藥碗,看著沐婉鳳的神色,想喝又有所顧慮。

    沐婉鳳卻道:“你我都是夫妻了,還不肯信我嗎?我喝一口給你看看!

    說完,她搶過假博炎的藥碗便送到嘴邊。假博炎忙把藥碗端了回來:“我不信你,還能信誰呢?”

    說罷,他便把那碗湯藥一飲而盡。之后,假博炎一把抱住了沐婉鳳往床榻走去。

    他把沐婉鳳放在床上,就要去解開她的衣服,沐婉鳳卻按住他的手,從床上跳了下來。

    假博炎有些不耐煩:“又怎么了?”

    沐婉鳳嬌笑:“你讓人家先去沐浴嘛!”

    假博炎有些無奈,只得道:“好,好!快去快回我等你。!”

    沐婉鳳點點頭:“我去吩咐侍女準備熱水,你在床上歇會兒,等我啊!

    說罷,她便躲了出去。

    假博炎只覺得頭有些暈暈的,心想定是方才酒喝多了,便躺在床上,很快便睡得和死豬一樣。

    沐婉鳳悄悄走了進來,她其實是佯裝離開,一直在暗中觀察。她給假博炎的這碗安神湯里摻入了大量的止痛散,想必他在睡夢中不會疼痛吧?

    她這樣想著,從懷中摸出那半把鋒利的繡剪,逐漸走近床榻。沐婉鳳撈起假博炎的右手來,對準他的腕子,用那半邊鋒利的繡剪狠狠地割了下去。

  鉛筆小說
  (www.146629.buzz)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天天捕鸟官方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