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歷史軍事>唐朝極品公子> 第230章 薛王急了

第230章 薛王急了

    “你,你說什么?”

    薛王李業的聲音都有些變調了。

    “微臣的家眷,被新任青州刺史徐廣捉拿下獄了!

    說完,黃素抹起了眼淚。

    薛王李業,忽然間一震眩暈的感覺。

    如果說袁建到現在沒來,他還心存一絲僥幸的話,那么現在,黃素這件事,已經足以說明,事情發生了重大變化。

    換句話說,他的計劃,暴露了。

    或者,準確的來說,很早之前,就應該暴露了。

    沉思片刻,薛王開始發布命令,“景中,速去傳我命令,著飛虎軍李杰連夜進城,接管洛陽城防務。

    同時,神龍宮增設人手,封鎖上陽宮,不許任何人靠近。

    明日圍觀的百姓,至少要在一箭之地外!

    接著,命人把自己的衛隊長桑寧找來。

    “桑寧見過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桑寧見禮之后。

    規規矩矩的站在一旁。

    一言不發。

    這是他一貫的風格,少言寡語。

    卻做事沉穩干練。

    “桑寧,一件事十萬火急,你親自去查一下,看能否找到袁建!

    安排走了桑寧,薛王李業命人傳禮部尚書郝朋。

    聽到這個時間被召見,郝朋心中隱隱有不祥的預感。

    一進貞觀殿,還不等郝朋見禮,薛王李業已經迫不及待的開口了。

    “郝朋,明日登基大典所設置之環節,可否再省去一些!

    郝朋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李業。

    “皇上,這個,微臣都已經準備就緒。

    定可保萬無一失。

    您不必擔心!

    李業擺擺手,“郝朋,我并非為此擔心,現在情況有變!

    “袁建莫名其妙的失蹤了。

    青州也出現了變故。

    黃素家眷已經被下獄!

    聽到這個消息,郝朋渾身一震。

    “怎么會這樣!”

    他很清楚,這意味著什么。

    “所以,明日之大典,能簡則簡。

    你明白嗎?”

    郝朋點點頭,“皇上,明天祭天之后,再有百官進獻賀禮,還有外國的使臣祝賀,這些。

    。

    。

    。

    ,”不等他說完,李業擺擺手,“罷了,這些都不要了,祭天之后,直接登基。

    然后兵發長安!

    “微臣遵旨!

    郝朋嘴上答應著,可是心里卻犯嘀咕,這可是有違祖制啊。

    可是卻也不得不接受這樣的命令。

    三更天一過。

    洛陽城里一陣亂哄哄。

    李杰的飛虎軍不但了接管城防,更是駐扎進了龐業的軍營。

    被替換下來的軍卒,連營房都回不去了。

    無奈之下,只得在這大冷天重新安營,一時之間,抱怨聲四起。

    李杰安排完了城防,立刻親自帶隊,著手增強上陽宮的防衛工作。

    他帶著衛隊,繞著上陽宮轉了一圈。

    最后決定,把所有的守衛,再增加一倍。

    同時,在從貞觀殿到上陽宮的路上,增設人手。

    他指著一處涼亭,大聲說道,“這里留下十個人!

    “是!”

    身后有人齊聲答應,十個人齊齊的停下了腳步。

    十個人。

    分散站開。

    然后,在每一個轉彎,岔路口都增設人手。

    以確保萬無一失。

    再往前,便是李業休息就寢的貞觀殿了。

    李杰停下了腳步,猶豫了一下,最后還是轉身離開了。

    這個時間了。

    再去調配人手,恐怕要影響薛王李業的休息了。

    再說了,這里有王爺的貼身衛隊守護,衛隊長桑寧跟隨薛王多年,應該沒什么問題。

    李杰此時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認為最為安全的地方,出現了防衛的空檔。

    此時,他認為最為穩妥的桑寧。

    已經陷入了苦戰之中。

    桑寧在問過城門口的守軍,確認了袁建進城的時間之后。

    便順著大街往前走去。

    走不多遠,忽然前面胡同口,有一道黑影,一閃而過。

    奇怪。

    這個點了,黑衣夜行,多半不是什么好事。

    桑寧身子一晃,悄無聲息的跟了上去。

    黑影一口氣轉了三條胡同之后。

    忽然停下了腳步,轉過了身子。

    “桑寧,你來了!

    聽到被人一口喊破了名字,桑巴暗道不好,轉身要走。

    前面不遠處,閃出一道人影接著,傳來一陣大笑,“哈哈哈,來了,就別走了!

    “吳榮!”

    桑寧驚訝的喊起來。

    “是我,桑隊長聽力不錯啊!

    吳榮笑著拽出了長劍。

    桑寧轉過頭,看向身后。

    “那你又是誰?”

    “在下賈誠!

    桑寧心中一緊,嘴上依舊故作輕松的說道,“想不到啊,百騎司三大高手,今日來了兩個!

    “那桑隊長,咱們還要打嗎?”

    吳榮沉聲說道,“說心里話,我并不想和你打,但是身不由己!”

    “好一個身不由己,”桑寧冷哼一聲,“你我之間,雖然并無什么深仇大恨,可是各為其主,不打也得打!

    說完,桑寧暴喝一聲,長劍在手,一抖挽出數道劍花,朝著吳榮罩了過去。

    “好劍法!

    吳榮大喝一聲。

    斜跨出一大步,躲開對方劍鋒,一記仙人指路,直刺桑寧面門。

    桑寧一閃身躲過,接著回手又是一劍,刺向吳榮咽喉。

    兩人你來我往,一轉眼便是幾十個回合過去了。

    難分勝負。

    一邊打,桑寧心里一邊琢磨,論功夫,自己未必打的過吳榮,更何況旁邊還有一個賈誠。

    之所以賈誠一直沒有動手。

    恐怕還是吳榮剛開始所說,并不想和自己動手。

    只是迫不得已。

    可是現在自己有點騎虎難下了。

    打,打不過,想走,恐怕也非易事。

    賈誠雖然沒有動手,卻已經封住了自己的退路。

    如果再這樣不咸不淡的打下去,最終兩敗俱傷。

    不,可能自己根本傷不到吳榮,最后受傷的只能是自己。

    那么現在,自己想要離開,只能拼死一搏,或許能贏得一線生機。

    想到這,桑寧故意露個破綻。

    腋下露出一片空檔。

    吳榮大喝一聲,長劍一抖,抬手便刺。

    桑寧身子不退反進,長劍直刺吳榮前胸。

    這是一命換一命,完全是搏命的打法。

    吳榮看的心里一緊。

    桑寧這是狗急跳墻啊。

    可是他拼命,自己沒必要和他拼。

    吳榮身子一晃,手里長劍一收,便往回退。

    那邊桑寧得勢不饒人,長劍再次往前一遞。

  鉛筆小說
  (www.146629.buzz)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天天捕鸟官方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