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歷史軍事>御史不好當> 第二百六十八章農家借宿(2)

第二百六十八章農家借宿(2)

    沈筠棠見出來的是這么一個魁梧的男子,駭地往后退了一步,恰好撞在攝政王堅硬的胸膛上,被攝政王一把扶住,她往后一看,見是攝政王,高提的心才落了落。

    不過他什么時候下了馬,還無聲無息站在了她身后。

    他胸口的傷勢和毒真的沒問題嗎?

    不等沈筠棠回話,攝政王就已經開口,“對,我們兄弟想在此借宿一晚,我受傷了,還需要找個大夫,能打聽打聽這個村落有大夫嗎?住宿我們可以付銀子!

    這健壯漢子又將兩人仔細看了一遍,最后他猶豫了會兒,才點點頭。

    “進來吧,不過俺家房子不大,只能讓孩子們挪出一間來給你們兄弟住,再多的房間可沒有了!

    什么?只有一間空房?

    沈筠棠聽到這個消息,下意識就想要拒絕,她可不想與攝政王晚上共處一室。

    可還沒等她說話,攝政王就已經出聲答應下來,“可以,能有房間住就已經不錯了,我們兄弟擠擠就是!

    中年漢子主動過來幫沈筠棠牽馬,他邊將馬匹往柴房牽邊道:“你們來俺家借宿已算是運氣好了,這山坳的村里,整個村都窮的很,除了俺家,恐怕旁人家都沒空的房間讓你們住!

    沈筠棠:……

    難道要她夸攝政王眼光好嗎?選了這么一戶殷實人家。

    幫沈筠棠攝政王將馬匹在拆房拴好,又給那匹玄馬喂了草料,中年漢子帶著兩人進了那間他們家唯一可以挪出來的屋子。

    進來的時候,第一次見的那中年婦人正懷里抱著個孩子,手中牽著個四五歲的朝隔壁房間走。

    中年漢子道:“那是俺婆娘,剛才抱走的是老五老七,平日,他們兩睡這屋,今晚讓他們與他們哥哥擠擠!

    沈筠棠聽這漢子介紹,有些驚,這夫妻兩也太能生了,看著也不過三十多的年紀,居然已經有了七個孩子……

    進了屋,房間里的擺設很簡單。

    地是夯實的土地,雖然是土地,但挺平整。

    屋子不大,有一扇紙糊的窗戶,屋子靠墻有一張土砌的床,上面鋪著簡單的鋪蓋,一床舊被,床斜對面有一口木箱,剩下的就是幾張木凳子,樣式簡單卻耐用,應是村里木匠打的,邊緣磨的锃光瓦亮,看來已有些年頭了。

    雖然房間很簡陋,但與昨晚的山洞相比,已經是好太多了。

    中年漢子姓陳,叫陳三,這山林邊的小村就叫陳家村,一共二十戶人家不到,陳三家中有好幾畝田,他又是獵戶,經常去山林中打獵,再加上家里孩子多,最大的已能下田干活,所以家中日子還算是好過。

    陳三的婆娘姓周,陳周氏,比陳三小上兩歲,也是個干活的勤快好手。

    陳三雖然長相威武,面相好似兇惡了些,實際是個熱心腸。

    他幫沈筠棠兩人將行李放到木椅上,道:“俺家老大正在廚房做飯,一會兒俺讓他送些來給你們,至于大夫,俺們這小村沒什么正經大夫,倒是村東頭的陳老漢會些醫術,俺們村有人生病都找的他,你們兄弟兩要是需要,俺讓俺家二娃去將他請來。不過這位兄弟如果傷的重,明日還是去鎮上藥鋪找大夫正經看看比較好!

    一聽到大夫,沈筠棠哪里還沉得住,就算是個赤腳大夫,她也要拉過來試試,畢竟有大夫總比沒有大夫好。

    “陳大哥,那就有勞你家二娃了!我會給你們酬謝的!鄙蝮尢膿屧跀z政王之前開口。

    攝政王輕輕搖頭,這山村里的赤腳大夫恐怕連什么毒都辨別不出來,頂多能醫治個頭疼腦熱的已是醫術高明了。

    不過這小兒這般急迫的為他著想,他還是非常感動的。

    要不是還有陳三在這里當電燈泡,他真想伸手摸了摸這小兒柔軟的發髻。

    攝政王身體什么情況他現在比沈筠棠清楚。

    想要抑制身體毒素,吃他身上帶的解毒丸就好,沒必要請什么大夫,還是這樣的蹩腳大夫。

    可他既然已經開始演這場戲,就會由著沈筠棠折騰。

    這么一來,瞧著這小家伙著急的樣子也挺好玩的。

    “舉手之勞而已,什么酬謝不酬謝的,你們先歇著,俺去廚房看看晚飯做好了沒!

    陳三利索的快步離開。

    沈筠棠滿臉喜色,“攝……兄長,一會兒就有大夫來給你看傷勢了,如果這大夫不行,你再熬一晚上,我們明天一早就去鎮上的醫館或者藥鋪!”

    聽到沈筠棠的聲音這么喜悅,原本到口的譏諷的話被攝政王咽了下去。

    “今日多虧阿棠照顧了,否則我可能要死在山林里!

    猛然聽到攝政王說出這樣一番話,沈筠棠震驚地眼睛都瞪大了。

    如果不是確確實實她就在攝政王的身邊,而且是親耳聽到的這句話,沈筠棠都不敢相信攝政王會有說這種話的一天。

    這閻王平日里強勢高高在上慣了,突然變得知恩圖報反而更嚇人。

    沈筠棠嘴角僵了僵,艱難的回道:“照顧兄長是應該的,畢竟兄長的傷口是因我而起,兄長不必道謝!

    攝政王幽深的目光盯著沈筠棠臉上神色的變化,心中卻哼了一聲。

    這小東西狡猾的很,要不是他當時裝的及時,她恐怕早溜的都不見人影了,不過幸好這小家伙太過善良,叫他抓住了把柄,否則哪里會有兩人同時坐在這間屋子的時候。

    沈筠棠剛說完,攝政王突然捂了捂胸口,一副虛弱將倒的模樣。

    沈筠棠轉頭一看他這樣子,嚇了一跳。

    忙跑到攝政王身邊,主動扶著他的胳膊撐著他的一半身體走到床邊坐下。

    “兄長,你難受的話先躺會兒吧,我給你看看傷口如何了?”

    攝政王白著臉輕輕頷首,在沈筠棠地攙扶下躺在了這張簡陋的土床上。

    他躺下后,沈筠棠揭開傷口,發現傷口周圍的黑色還沒褪去,雖然好像比早上好一點,那也只是與早上相比,肉眼看起來仍然很是可怖。

    沈筠棠看了攝政王的傷口后,又小心將他的衣襟合起,之前準備與攝政王商量的晚上一個人睡床上一個人睡地上的話,在這個時候她卻怎么也說不出口了。

    這閻王都這樣了,難道對她還能有什么特別的想法嗎?

  鉛筆小說
  (www.146629.buzz)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天天捕鸟官方最新版本 河南快三走势图今天一 快三彩票app下载 短期理财平台 36选7好彩1技巧 浙江十一选五最新开奖 今晚七乐彩开奖号码 国内十大彩票平台排名 怎样才能炒股赚钱 贵州11选5漏选情况 我网赌每天赢200就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