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武俠仙俠>求掌教下山> 第二十一章 祭品

第二十一章 祭品

    天樞峰上,華飛云劍指一出,長劍出鞘化為劍光,在虛空中快速穿梭,劃出一道道痕跡。

    半晌后,江流方才抬手:“可以了!”

    華飛云一臉緊張與期待,低頭彎腰:“掌教,弟子修行的如何?”

    略微一滯,江流面上微笑道:“很不錯,已經初入御劍門檻,但還需堅持修行!

    “御劍之術,修到巔峰之時,是可以八百里開外,直取對方首級的!

    華飛云聞言,心生向往,眼中有光芒。

    那可是八百里!而如今,他的神識依附在劍光之上,頂多也就只能飛出三里地,便再也難以為繼,長劍也無法發揮出其真正的實力。

    路漫漫其修遠兮,他必將上下而求索。

    “那么,在修煉中,是否遇到什么困難,或是問題?”

    江流又是問道。

    他更關心的還是此事,掌教之才被動很強大,但是領悟而出的功法,是否會存在紕漏?

    “弟子在修行途中,并未察覺到如何不適!

    “掌教賜予的秘法十分強大!

    華飛云笑著回道,雙眼中滿是感激。

    “是嗎?”

    江流心神一震,也是按捺不住了,看來這領悟而出的功法,是很完美的,能夠修行。

    “還要勤加修煉,需知修行一道,怠惰是最大的敵人!”

    隨口說著,江流暗自調動體內真元,依照《道典》所講,開始修煉。

    瞬息間,遠遠超過之前修行時十倍,百倍的靈氣,便是狂涌而來,游龍狀的靈龍發出歡快的呼嘯,圍繞著其身軀旋轉。

    “玄級功法,果然名不虛傳!”

    江流震驚。

    他發現在修煉這《道典》之時,吸收的靈氣,質量,速度都遠超之前黃級功法,達到了無法想象的境界。

    原來不同的功法等級之間,差距如此巨大。當然,這還有個人天賦的加成。

    兩相疊加,天才的修行速度當會超過常人百倍千倍。而這,也就是華飛云五日筑基的根本原因所在。

    本身,其修為便已經在煉氣后期,距離筑基一步之遙。再配合玄級功法,修煉速度當然只會更快。

    體內真元,幾乎是肉眼可見的在增長,穴位星辰快速串聯在一起,被一顆顆點亮。

    環繞在江流身周的靈龍,也越來越粗大,竟然有一副要長大的趨勢。

    只是片刻間,其修為便到達了筑基前期的圓滿,然后再是轟然一聲突破,達到了筑基中期。

    即便如此,吸收靈氣的速度還沒有降緩,還在快速的增長中。

    江流吸了口氣,為自己開創出的功法而感到震撼。

    “只是玄級,配合天賦,竟然就能達到這樣的奇效!

    “那么,這座大陸,這個世界上的大宗門,天級功法配合天級天才,他們的修煉會是怎樣一副情景?”

    “一年煉氣,三年筑基,五年金丹,百年升仙嗎?”

    這是極有可能的,強大功法配合強大的天賦,方才能將一個人的潛力發揮到極致。

    親身體驗,江流更是深刻了解到功法的重要性。

    華飛云看著掌教身上異象再生,咧了咧嘴,最終沒有多說什么。這幅情景,他已經熟悉了。

    被上天眷顧的人,就是這般模樣,異象伴身,是基操。

    江流這一修煉,便從早晨轉眼到了晚上,而他的修為也已經穩穩的停在筑基中期,只差一腳就能突破到后期。

    這般快速的修行,完全也是得以于他自身的天賦,以及之前十多年的修煉,厚積薄發之下,有了好的功法,在這一刻全部爆了出來。

    “呼!”

    輕輕吐出一口氣,江流面上帶笑。

    《道典》的確一點問題都沒有,修煉的體驗十分美好。這也證明著,此功法可以推廣開來。

    在最初的積累爆發之后,修煉速度便會趨于平緩,但仍然會遠超之前數倍,節省無數功夫。

    “掌教!

    華飛云一直在旁默默的等待,見到他醒來,敬畏的叫道。

    “飛云啊,如今你雖已經突破入筑基期,但依然不足!

    “我希望你在十年,不,五年內,突破入金丹期!”

    “成為我大林宗真正的中流砥柱!

    江流笑著說道。

    全身一震,華飛云彎腰:“飛云必定努力修煉!

    “高深的劍訣,我這里還有,待得你修為境界更高時,我會再將其給予你!

    江流又是說道。

    “謝掌教栽培!”

    華飛云頭低的更低了。

    他出身大林宗附近的一個小山村,父母平平無奇,在幼時被大林宗看中天賦,帶回宗內修行。眼界逐漸開闊,心胸也變得更寬廣。

    但在此之前,他的夢想就是修行到筑基期,成為受人尊敬的長老。卻在遇到掌教后,獲得了晉升金丹的希望。

    對華飛云來說,這就是他的全部,是他的未來,也是他的夢想。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掌教卻沒有在說話,他抬起頭偷偷望了對方一眼,然后便是心神一怔。

    “掌教?”

    輕輕喚了一聲,他看到江流臉上的微笑散去,俊俏的面容上,被驚訝與一絲疑惑替代。

    “發生什么事了嗎?”

    華飛云遲疑道。

    江流點點頭:“的確發生了一件讓我驚訝的事!

    “走,我們這便去看看!

    說完,其身形懸浮而起,眨眼便是化為一道光芒飛逝向遠方。華飛云愣了下,腳踩劍光緊緊跟上。

    能讓掌教都驚訝的事情,那必定是大事。

    前些日子,那一戰他是親眼所見,掌教的強大,那遮天蔽日的巨掌,更是難以忘懷,銘記終生。

    搖光峰山腳處,一片叢林密集,郁郁蔥蔥,樹梢上有鳥兒在低聲鳴叫,山林間有野生動物緩步行走。

    黃昏時分,夕陽余暉散落密林,將這處地方映照為一片赤紅,就連光在這一刻都是紅色的,顯得萬分美麗。

    突然,樹梢鳥兒,山林動物,腦袋齊齊轉向了林間,那條由碎石鋪就而成的小路。

    它們的腳步停頓,獸臉上人性化的露出幾分凝重,以及憐惜。

    片刻后,伴隨著輕微的腳步聲,一身穿粗袍,約莫十歲左右的孩童緩步行走而來。

    他小小的腳踩在石路上,嘎吱作響,抬頭挺胸,眉眼之間有幾分成熟,幾分自信,幾分坦然。

    “我叫安然!

    “此來為山神獻上祭祀!

    “祭品!

    頓了頓,幼小的孩童面對前方山腳斷壁,咧嘴一笑。

    “是我自己!

  鉛筆小說
  (www.146629.buzz)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天天捕鸟官方最新版本